快猫记录世界记录你68

短信里有孩子妈交代的粥品熬煮方法。

五婶产后需要补气血,最简单的就是小米红枣粥。

砂锅里放入小米、红枣,煮开后转为小火慢慢熬煮,熬出粥油即可。

厨娘四点半起来时,厨房里已经溢满了早餐的香气。

这期间,陆驰骁还焖了一锅茶叶蛋。

前两年的三宝陈茶叶,搭配竹园鸡下的蛋,香料里的花椒、八角都是福聚岛上产的,煮熟敲破蛋壳后又焖了小俩钟头。

剥壳后,蛋白上已有漂亮的蜘蛛网纹路,咬上一口,蛋香、茶香交织,于春天的早晨,打开一夜疲乏后的味蕾。

厨娘也利索,洗净手蒸了几道快手点心,有奶香馒头、荠菜小笼,还给陆五叔煮了份他爱吃的酸辣红油抄手。

陆驰骁上楼洗了个澡,六点不到,就拎上食盒去了医院。

“这小子!怕是一宿都没睡。”陆夫人透过窗户看着儿子的车驶出小区,失笑道,“他媳妇在医院陪夜,他的心也不在家了。”

“过几天要出差了,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黏着他媳妇。”陆战锋鼻息哼了声,“比我还黏媳妇。”

陆夫人好笑地睨他:“和儿子比谁更黏媳妇?瞧你那出息!”

短发霸气美女和服野外写真

陆大家长老脸一赧,岔开话题:“对了,你刚说今天要干啥来着?”

“对哦,要煮红蛋,不跟你唠了,我先下楼,孩子们吃完要上学的,送完他们回来去趟随随姑姑家。”

徐秀媛听说陆五婶昨晚生好了,也不禁替他们高兴。

别说只是帮忙煮红蛋,煮好后需要她挨家挨户分都乐意。

“昨晚上隔壁的来我家串门,说是有人去茶馆闹事了,梅飞不会是动了胎气才突然发动的吧?”徐秀媛也是道听途说,正想今天去镇上,找侄女问问。

“是有这么回事,但老五媳妇发动不是因为这个,她是先去的医院,快临盆了有点气短、不舒服。”

“没动胎气就好。女人哪,生个娃就像闯了回鬼门关,要是在这关键时刻还出点别的岔子,就更危险了。”

这边俩亲家聊到徐大强的事,那厢,徐随珠也在和陆五叔说这事。

这事徐大强父子站不住理,可茶馆毕竟是陆五俩口子的心血,容不得一丝马虎。

可怎么解决呢?

徐随珠昨晚没怎么合眼,因为新生儿头一天晚上要拉胎便,她担心吵着五婶,一直候在宝宝旁边,稍有动静就看他是不是拉粑粑了,前前后后换了七八次尿片,完了还要抱他到五婶怀里喂奶,最多支着床沿打了几个小盹,醒着的时候就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不能示弱没错,但方式方法是不是可以婉转点?太过强硬了难免引起对方反弹。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徐大强父子如今没房没产业的,发狠了对茶馆来个报复啥的,终究是个隐患。

再者,徐大强帮过她,这份人情她一直记着。

心里有个念头,酝酿了一晚上:

“五叔,你觉得咱们如果在镇上开个电器商行,专门卖超星的一些产品,雇强叔当个店长,至于强叔的儿子,让他跟着陈大哥去做外贸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江城山河旗下的外贸公司成立了,陈俊庭忙得分身乏术。公司成立初期,员工是他、总经理也是他;可随着公司业务拓展,不可能什么事都由总经理亲力亲为,所以肯定要招人。

徐致富虽然脾气急了些,但在南城那些年,能靠他自己一个人白手起家,从一家小店面发展到三间大店铺,说明销售能力还是不错的。吃亏就吃亏在进货上,或者说只看重进价便宜,忽略了产品质量。既如此,就把他放到销售领域,不让他接触采购业务嘛!

人无完人,但可以因势利导的嘛。

徐随珠相信任何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。

就像她那些学生,受老师们喜欢的一般来说都是成绩好的学生,但不代表成绩差的就一定不优秀,譬如那些经常给学校破纪录的体育生,再譬如代表学生参加各种文艺汇演的艺术生,照样能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……

最具代表性的就要数“旭日东升”了。

陈旭阳和周东威两人,当年的学习成绩绝对称不上好。要不当年被王星看上时,他们自己很想去唱歌,他们爹妈能二话不说就在合约上签字?

如果成绩好一点,很可能像其他几个学生的家长——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签了,毕竟在家长眼里,大学生总是更有出息一些。

可现在呢?那些学生家长据说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而对旭日东升来说,王星这个经纪人(当年还是星探),就是发现了他们的闪光点、并将他们的闪光点发扬光大的伯乐。

徐·否认圣母·随珠一直致力于成为这样一个伯乐。

陆五听她这么说,以为她是在为自己

的茶馆排忧解难,想了想说:“随随,阿骁,你们的好意五叔心领了,但这事跟你们没关系,哪能把你们拖下水。回头我找徐大强谈谈,看他们父子愿不愿意来我们茶馆上班……”

“不,五叔,我是就事论事,不是单纯想帮忙。”徐随珠说,“超星专卖店,我和傅总早就想开了,只是一直没有物色好场地。如今想想,既是从咱们镇发家的,开在这里又何妨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五叔,”陆驰骁打断道,“随随既然和你提了,那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你就放宽心由她安排吧。小娟介绍的护工马上就到了,我和随随也要回单位上班,有什么咱们回头再商量。”

“随随昨晚都没怎么睡,今天还要去上班啊?”陆五俩口子一阵愧疚。

徐随珠嗔睨了包子爹一眼,对他们说:“我今天就两节课,大不了和小娟换个课。我可是学校大股东,累了我不会偷懒啊?别担心我了,倒是五婶你,一定要注意休息,别累着,有事就跟五叔或护工说。出院后我请刘大夫过来,给您把个脉,开点滋补汤。”

从医院出来,陆大佬哪是走的回单位的路,分明是送她回白金海岸嘛。

县城到白金海岸,除了穿景区的这条路之外,还有一条绕镇的柏油马路。

这条柏油路是傅氏集团赞助修的,将来等山里村的半山别墅、高雅公寓建成后,还会和山里村接壤,真正的一条马路通到家。

徐随珠有点懵:“回家干啥?你忘带文件了?”

“补眠。”

“……”

包子爹担心她昨晚睡眠不足,让她和林妹妹换了个课,直接押她回家睡觉去。

徐随珠好笑地睨他:“那你在医院还跟五叔五婶说我要回单位上班。”

“不这么说,不好意思提前走。”嘴上说着不好意思,脸上可看不出半点不好意思来。

徐随珠也是服了他。

好在和林妹妹通了个电话,确定护工确实已经去医院了,才放心。

和包子爹说起昨晚的趣事来。

“五叔给孩子取了个小名,你猜是什么。”

“七七?奇奇?还是麒麒?”陆驰骁有根有据地猜了一个。

昨晚回去前,五叔正给娃起小名,听了一耳朵,说是娃出生时正好七斤七两,干脆叫七七得了,不过五婶嫌七七太随意,想到了个谐音的奇奇,又说麒麟的麒也不错。

“不,后来改了,叫家宝。”

“咳……”陆驰骁笑了一下,“意义不错。”

就是有点小土。

五婶多文艺范儿的人啊,肯接受连他都觉得有点小土的名?

“五婶确实不太满意。”提起陆五婶当时的表情,徐随珠忍俊不禁。

许梅飞坚持小名要么取个富有童趣的,像兜兜、啾啾就很可爱,要么像安安、佑佑这样含有祈福色彩的。丈夫提议的“家宝”既不童趣,也不安佑,压根不像个小名,倒像是哪个大人的名字。难不成以后大名也叫这个?陆家宝?咋不叫陆家嘴呢……

可陆五叔觉得家宝这名不错啊,家的宝贝,哪里不好吗?

许梅飞于是就提议剪刀石头布,谁赢听谁的。

这话一出,基本就是听她的意思了。

因为玩石头剪刀布,陆五叔从来没在媳妇儿手底下赢过一回。还因此给媳妇儿起了个“胜利女神”的绰号。

得!玩就玩呗,难得媳妇儿有兴致。

哪怕不玩,她坚持要换个小名,他也没啥好说的。陆家的男人大事小事一向都听媳妇儿的。

没想到这次出了个奇迹:陆五叔居然赢了!

一把定输赢——他赢了!

三局两胜——还是他赢!

五局三胜——依然是他赢。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媳妇儿,看来老天爷都站在我这边,他也觉得‘家宝’这小名好。”

许梅飞:“……”

后悔提议猜拳定输赢了,这都什么鬼运气?以前从来没在她手底下赢过一回的人,这回居然把把赢。

看来,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啊!

就这样,陆五叔家的宝贝蛋,在生下来的第一个晚上,拥有了一个来之不易的小名——“家宝”。

程围观小名出炉的徐随珠,忍俊不禁地和包子爹分享这则欢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