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下载appios下载

今日的擎天通信的确跟往昔不同,到处都是张灯结彩,花团点缀,厂区几乎被用水洗过了一般,不管是路面,还是厂房的屋顶,在阳光的照射下都闪闪发光,熠熠生辉,一幅喜庆的模样。

今天的确是擎天通信的大日子,甚至可以是比建厂还重要的大日子,擎天通信研发生产的04机通过了邮电部专家团的验证,拿到了入网许可证!

着实可喜可贺!

今天往小了,是擎天通信浴火重生之日,是洛州电话机厂这个有着三十来年光荣历史老企业重现光明的一天。

往大了,从今天起华夏将结束不能生产大型局用交换机,被西方先进通信设备制造公司剥削,压迫的日子,自然意义重大!

这不,刚刚过了早上八点,从国各地,四面八方赶过来的通信设备企业的厂长,老总浩浩荡荡的涌进了擎天通信的大礼堂。

下了车之后,李一南目不转睛的盯着擎天通信厂前广场中央,那个十五六米足足有五层楼那么高,正在举目远眺的擎天柱雕塑。

“怎么了?”任政非一扭头,见李一南呆着不走,开口问道。

“真稀罕,厂前广场竖太祖像的有,立个老鹰的有,但竖个擎天柱,尤其还是这么大的,恐怕还真没有,也不知道擎天的人是怎么想的?”李一南忍不住啧啧感叹道。

“这个应该是方总的意思,你现在也知道方总是从小霸王起家的,作为一个游戏机公司,弄这么一个少儿喜爱的动画角色,作为自己公司的商标,代言人还是不错的,对产品销量有着客观的提升。”任政非一本正经的道。

自从跟方辰打上交道之后,他一直都对方辰以及擎天的事情比较上心,要不然他一个五十多岁的人,哪能知道什么是擎天柱。

“听这方总创办小霸王的时候,才十四五岁,这下就不难理解了。不过年轻真好,不对,应该有钱真好。”李一南一脸艳羡的道。

极品美女子肤白如玉唯美写真

把自己喜欢的动画角色,堂而皇之的弄到自己产品上作为商标,而且还在自己下属企业的门口竖立起这么一个大雕像,俯视着四周,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,激动不已!

甚至闹不好,华夏,甚至世界就方辰这蝎子粑粑独一份了。

毕竟也就十四五岁这种热血激昂的年纪,才会产生这样匪夷所思的想法,但问题是,这样年纪的少年没钱,连追女孩都囊中羞涩,哪能实现这样的壮举。

而等年纪大了,有钱了,却又不会再有这份少年心性了。

李一男,不由觉得方辰实在是太酷了!

“其实,我们方总之所以把擎天柱当做我们公司的商标,并且把公司也起名为擎天,愿意立这么大个雕塑在这里,最重要的就是告诫我们这些人,要具有擎天柱般,勇敢、善良而富有责任心和正义感的高尚品格,甚至拥有改变世界,将世界变得更加美好,救世救人的使命感!”

“希望我们可以在困难面前是一个伟大的战士,在行业面前一名尽职的领袖,在客户和伙伴面前是一位忠实的朋友,你的理解有些不太恰当。”

突然一个二十七八岁,个子不高,而且还有些微胖的青年人出现在任政非和李一南的身边,然后一脸笑意的对着李一南道。

李一南不由楞了一下,紧接着眉头微蹙有些不悦的看着,这个突如其来的青年人。

也不知道,他是因为这个青年人刚才的教,还是对这个青年人有着本能的敌意,反正他第一眼看到这个青年人,就觉得不舒服。

“没想到,方总竟然还有这样深邃的想法和对企业的寄托,我刚才仅仅是从对产品销量的提升方面去考虑,实在是有些太浅薄,甚至小看了方总,等会郑总工你见了方总,代我向他致歉。”任政非对着青年人,满是唏嘘的道。

这青年人正是擎天通信的总工程师,郑保用,方辰让他专门过来接华为一行人,毕竟郑保用之前在华为实习过,跟华为的人都熟。

“任总,这就是您言重了,方总又没对您明,您没那么理解也正常的很,而且方总那边,您要是有什么话还是亲自对方总吧,我让我下来专程接您,另外郑总工什么的您就别叫了,我能有今天,绝对离不了您当时的栽培。”

大概是被吓得,又赶又急,郑保用的嘴如同机关枪一般,以他最快的语速完这段话。

完之后,郑保用忍不住抹了下额头的汗水。

早知道,任政非这么较真的话,他就不那么一本正经的胡八道了。

嗯,没错。

刚才那段话,基本上都是他编的,而不是方辰的。

想想,方辰这么懒的人,平日里连听他们的工作汇报都懒得听,哪会这么多什么擎天柱精神,对公司有着什么样寄托这样的屁话。

更别提救世救人的使命感了!

这东西,方辰自己都没有,怎么可能教导员工。

不过,正所谓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,因为想要投方辰欢喜的原因,整个擎天,上至段勇平,下到普通员工,都没少看《变形金刚》。

甚至有的人,连《变形金刚》的人物和剧情都能记得住。

不过,这倒也有个好处,亲子关系和谐了许多,爷俩一起抱着电视看《变形金刚》的画面,想想都觉得美妙。

反倒是方辰这个始作俑者,很少在公司提什么擎天柱之类的东西。

“方总,要见我?”任政非有些吃惊的问道。

今天这场面实在是太大了,就刚才站立那一会会的功夫,他就看到申城贝尔的总经理,杨喜成,燕京无线电总厂的厂长,张明华,长安通信设备厂的李厂长,杭城电话机厂的胡厂长。

这些可都是华夏排名前几的通信设备企业,另外他昨天刚到洛州的时候,就已经听报到处的擎天通信员工,富士通,朗讯,西门子等国际通信设备企业华夏分公司,办事处的负责人也要莅临。

在这情况下,方总竟然还有空见他,着实让他有些不可思议,甚至觉得有些受宠若惊。

“看您的,方总要见您多正常,方总一直都挺把您放在心上的,甚至就连您的邀请函都是方总亲自写的。”郑保用口是心非的笑着道。

对于任政非,对于华为,他其实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,也觉得别看华为弱小,在任政非的带领下会在华夏有一席之地的。

但他依旧很奇怪,方辰为什么会对任政非格外的看重,毕竟现在华为不过是一家刚刚营收破一个亿的小通信公司,比华为大好几倍的,厂的厂长都没有这样的待遇。

而且他感觉,有时候在方辰眼中,天底下的通信设备公司就擎天通信和华为两家而已。

反正他从方辰嘴中,听到华为的次数,比听到现在擎天通信的大敌,富士通都多得多。

“方总实在是太客气了。”

客气了两句,任政非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,扭头对着郑保用介绍道:“这是李一南,华为的研究部副主任,十五岁便考入华中工院少年班,现在硕士马上毕业。”

“这是擎天通信的总工程师,郑保用,应该算是你师兄了吧,毕竟你俩都是华中工院毕业的,而且的都是一个激光专业,前也在咱们公司实习过。”任政非又向李一南介绍了郑保用。

听完这话,李一南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,原来这就是郑保用,怪不得他有敌意。

“郑师兄应该不认识我,但我认识郑师兄,郑师兄你87年留校带研究生的时候,我还听过你的课。”李一南笑意盈盈的抢先道。

“是吗?李师弟能十五岁便考上校的少年班,绝对算得上天才。”郑保用有些尴尬的道。

他的确不记得李一南。

没办法,他研究生毕业的时候,李一南才刚刚上大,他后来又在带研究生,哪可能知道李一南是谁。

不过,他感觉有些奇怪的是,他怎么从李一南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敌意?

这不应该啊。

一旁的任政非眉头微蹙,他知道李一南的傲劲又犯了,而且之前因为郑保用舍弃华为,为了高薪投入擎天通信的事情,李一南就一直耿耿于怀,心里跟郑保用较着劲。

“郭平和胡厚昆他们两个哪?”觉得气氛不对,郑保用左顾而言他的岔开话题道。

“现在公司太忙了,离不开人,所以我就只带一南一个人过来长长见识,让他俩在家看家,我走之前,他俩还不愿意,一直在蹦跶那。”任政非笑着道。

他自然清楚这次的主角是谁,也明白以华为现在的实力,连配角都算不上,只能当个看客。

既然是看客,自然犯不着带这么多人过来,让公司技术水平最高的李一南过来看看,长长见识,跟业界的大佬们交流习一下就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