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视频app污下载在线看

白晓知道年雨桐是狮子大开口。

还是忍不住想,是不是在阿叙心里,自己真的不值百分之十的股份。

在他心里,钱比他们的爱情更重要吗?

顾叙都快气疯了。

“你知道百分之十是什么概念吗?”

顾家是什么样的存在。

别说百分之十,就是百分之一,都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财富。

况且,年雨桐嫁过来的时候,本来就有百分之五的股份。

再加上百分之十,立马可以一跃成为顾氏的第三大股东。

如果他这样做了,别说继承人的位置。

爷爷可能直接打死他。

最关键的是,他手上,总共只有百分之十的股份。

清新纯白淑女边走边拍

楚蕴只是笑,“哎……说来说去,还是白晓不值那百分之十。”

顾叙+白晓:“……”

同样的无言以对,却各有想法。

楚蕴看着白晓,继续加火,“看来,他对你的爱,也不过如此。”

白晓眼圈一下子又红了。

呐呐的看着顾叙,不说话。

但那眸子里的哀伤,都快溢出来了。

顾叙要是看不出来白晓在介意什么,就是傻子。

连忙安慰,“晓晓别哭,不是她说的那样。”

楚蕴,“那就是同意百分之十咯?”

顾叙咬牙,“你做梦。”

楚蕴又对白晓道,“你看,你真的不值百分之十。”

白晓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

顾叙手忙脚乱的哄白晓,但是怎么哄都哄不好。

楚蕴笑眯眯的喝着咖啡。

有时候,多利用一下主角的恋爱脑还是很好的。

顾叙实在哄不住白晓,最后几乎是咬着牙对楚蕴道,“百分之十的确太多了,最多给你百分之二。”

楚蕴,“你想得美,少了百分之十,免谈。”

“百分之三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“百分之四。”

“拒绝。”

讨价还价,就是要沉得住气。

楚蕴道,“我说了,百分之十,一分不少。”

顾叙磨着牙道,“百分之五,这是我的底线。”

楚蕴直接起身就走。

顾叙愣了一下。

大吼一声,“年雨桐。”

楚蕴转头,面无表情。

“都说了百分之十,一分都不少。”

“我可没闲工夫陪你在这里一个点一个点的加。”

顾叙都快气死了。

一个点一个点的加?

死女人是不知道顾氏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意味着什么吗?

给出去百分之五,他们大房还勉强压制住二房。

如果真的是百分之十,那就压不住二房了。

加上晓晓现在不得爷爷喜欢。

继承人的位置……

很难。

顾叙后槽牙都快咬掉了。

“百分之七,这真的是我的底线。”

如果宋雨桐还不愿意的话,他也只能让晓晓暂时受点委屈了。

相信晓晓一定会理解他的。

知道已经到了顾叙承受的极限。

楚蕴笑了,精致优雅的脸上,笑容如花一般绽放。

就连顾叙都楞了一下。

楚蕴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,“成交。”

顾叙的脸色黑了个彻底。

楚蕴果断从包里掏出两份合同。

一份股权转让合同,一份离婚协议。

摆在顾叙面前。

顾叙脸色都不能用黑来形容了。

瞪着楚蕴,眸底是极致的冷意。

原来早有准备。

狠狠的在两份协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抬头看着楚蕴那张绝美的脸。

年雨桐,就让你再得意两天。

等到他接手顾氏,别说她手里百分之十二的股份,就是整个年家。

都会为她的贪婪和恶毒陪葬。

顾叙一个电话打出去。

很快,公证处的人就到了现场。

核实协议,盖章,发证。

楚蕴拿着手里紫红色的离婚证。

优雅起身。

“希望你们的爱可以长久一点,千万……不要让我失望哦。”

顾叙没管楚蕴。

反正婚已经离了。

现在,谁也不能再说晓晓是小三。

他的女人,他会给她最好的一切。

看着还呆愣在当场的白晓,笑着捏了捏她的脸。

“怎么?傻了?”

白晓不敢置信拿起顾叙的离婚证。

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梦幻。

她的阿叙,真是要完属于她了?

“阿……阿叙,这是真的吗?是真的吗?”

阿叙他,真的愿意为了她放弃那么多。

他也是很爱自己的吧。

就像自己爱他一样。

顾叙好笑的摸着白晓的脑袋,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白晓喜极而泣。

一把扑到顾叙怀里。

“阿叙,呜呜呜,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。”

顾叙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,脑子又是一阵针扎般的疼。

白晓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异常。

顾叙死死抓着桌沿,这一次,和以往的疼都不一样。

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手下的桌子被一把掀翻。

咖啡厅一片狼藉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股市股价大幅跳水。

比顾家预期的大的多的多。

顾恒之没办法,才把自己和楚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。

顾老爷子勃然大怒。

但还是想不通,既然要对顾家动手,为什么还要把股份卖给顾恒之。

还是说,他们有把握把顾氏的顾家压到一定程度。

顾家所有人都不淡定了。

不知道谁想起了顾叙。

怕他坏事。

老爷子当即找人,却看到顾叙疼的在地上满地打滚。

几个保镖都按不住。

顾家人都傻眼了。

这是什么病?

但是当务之急是了解顾叙有没有坏事。

顾叙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最后还是从白晓嘴里,断断续续知道。

居然和年雨桐婚都离了,还给了对方百分之七的股份。

顾老爷子脸都白了。

他执掌顾家五十多年,第一次感觉到了危机。

年家,是真的敢!!!

“阿叙说,他就算给了年家百分之七,顾家的股份还是足够掌握顾氏。”

在顾家人吃人一样的目光中,白晓断断续续的道。

“阿叙说….说,就算……年家有百分之十二,也…可以对年家出手,强行……买回来的。”

顾老爷子,“混账。”

指着顾叙。

“还强行买回来?你知不知道这次顾家到底要损失多少?”

他明明已经给所有顾家人打过招呼。

谁也不准卖出股份,

没想到,居然是自己最好看的继承人,亲手卖出去的。

躺在地上撞床柱的顾叙听到这话,整个人都惊了。

头更疼了。

年雨桐,她竟敢设计他!

顾父从来没有看到顾老爷子发过这么大的火。

有些迟疑的开口了。

“爸,要不咱们现在就对年家出手?”

虽然儿子混账,但是话是没错的。

只要逼迫年家,不怕他们不把股份还回来。

自己拿在手里的资产,和顾氏那暂时不能变现的股份相比,谁轻谁重,显而易见。

就算他们想出手股份,也得看别家敢不敢要。

顾老爷子气得一拐杖打过去。

()

搜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