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app苹果版下载二维码

慕氏集团里,慕迟曜刚刚从饭店里回到办公室,见完客户,就接到了电话。

他一看是临湖别墅那边的号码,立刻没有犹豫的,接了起来:“喂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慕先生,是这样的,今天中午的时候,太太吃饭,吃得好好的,却突然把筷子一搁,跑去洗手间吐起来了。”

慕迟曜眉头一皱:“什么?叫医生来看了没有?”

“太太不愿意,说没关系。”

这个言安希,每次自己不舒服了,为了不让别人担心,总是说没事没事。

“不肯看医生?那她现在在干什么?”

“太太现在回房午睡了。”

“把家庭医生叫过去。”慕迟曜说,“等她醒来,不管她愿不愿意,必须好好的看看。”

“……是,慕先生,我尽力劝太太看病。”

慕迟曜“嗯”了一声,正要挂电话的时候,忽然又想起什么,神色一凝。

“等等。”他说,“言安希是吃饭的时候,反胃恶心,所以,去吐了?”

少女早安

“是的,慕先生。”

慕迟曜眉头皱得死紧,心里面一下子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,但是又死活想不起来。

“我知道了,医生看完之后是什么情况,再告诉我。”

“好的,慕先生。”

挂了电话,慕迟曜还在想,好好的,她吃着饭怎么会……吐呢?

如果家庭医生看不出来什么毛病的话,他会带她去医院检查身体的。

慕迟曜总觉得自己有一件什么事,想不起来,但是偏偏这个时候,他的思路好像受到了影响。

算了,现在想不起来,总有机会想起来的。

言安希午睡的时候,做了一个梦。

自从许医生给她诊断,只要她把这个疗程的药吃完,注意心情,是会慢慢好起来的。

不会再有半夜噩梦,不会再有睡醒之后泪流满面,不会再有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想法。

而且,即使做梦,也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梦。

言安希今天,却在午睡的时候,做了一个梦。

梦见了她的孩子。

那个未出生,甚至,还没有人形的孩子。

梦里面的孩子,是个男孩,长得很像很像慕迟曜。

言安希抱着他,教他识字,给他唱歌。

孩子的眼睛像她,其他的地方,却几乎是和慕迟曜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孩子还说:“妈咪妈咪,看,我们快要有小弟弟了……”

说完这句话,言安希就从睡梦中惊醒了。

她一摸脸,发现自己再一次泪流满面。

孩子依旧是她心里,那抹最挥之不去的痛。

已经好长的一段时间,都没有再在睡梦中哭过了。

言安希叹了口气,从床上坐了起来,拿纸巾擦去脸颊上的泪痕。

“孩子,孩子,妈咪又梦见了……是不甘心就这么离开这个世界,还是,在怪妈咪。”

她的情绪一下子就很低落,茶不思饭不想的。

中午她也没有吃什么东西,现在也不觉得饿。

言安希看了一眼时间,竟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。

她居然睡了这么久。

她得起床了。

言安希刚刚掀开被子,准备下床的时候,忽然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:“……她在里面吗?”

“是的,慕先生。”

慕迟曜来了?

言安希怔怔的看着门口,很快,慕迟曜的身影,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。

慕迟曜居然来了……

恍惚间,言安希又想起了刚刚梦见的孩子,长得那么像他。

“言安希,醒了?”

慕迟曜走进来,看见她坐在床上,一下子加快脚步,走到床边,坐了下来。

言安希愣愣的看着她:“慕迟曜……是慕迟曜。”

“是我。”

原来,从慕迟曜接到临湖别墅佣人打来的电话之后,就一直心神不宁。

他耐着性子等了两个小时,然后打电话过去,佣人却说她还在睡,没醒。

他又焦虑不安的等了一个小时,结果佣人的回答是一模一样的。

这下子慕迟曜坐不下去了,不管怎么样,都得来看一看言安希的情况。

在她生日的时候,他都忍住了没有来见她,可是得知她的身体不舒服之后,却是再也控制不了自己,匆匆过来了。

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他做的一切,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所以,他必须得亲自,当面确定,她的身体没有什么事。

“怎么来了……”

“来看看。”

“是心有灵犀么……”言安希喃喃的说,“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。”

慕迟曜眉头一皱:“什么心有灵犀?说清楚,我听不太懂。”

言安希一愣,慢慢的回过神来,低下头去。

慕迟曜却追问道:“发生什么了?言安希,看着我。”

他凑了过来,离她很近很近,就差没有把她揽入怀里了。

言安希摇摇头,眼睫轻轻的颤着,红唇也紧紧的抿着,一句话不说。

慕迟曜忍不住伸出手去,抬起她的下巴:“言安希,看着我。”

言安希看了他一眼,愣了几秒,然后低下头去。

慕迟曜清楚的看到了她眼圈泛红。

“哭了?”慕迟曜问,“不是一直在睡觉吗?怎么会哭?”

“怎么知道我一直在睡觉……”

“……佣人刚刚告诉我的。”

言安希点点头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”慕迟曜说,“怎么会哭?难道……是在梦里面哭的?又做噩梦了?”

言安希不知道要怎么说:“我……是做梦了,但是不算噩梦,而且,我也从来没有在午睡的时候,做过梦。可今天,今天……”

“不是噩梦?那……是梦见什么了?”

慕迟曜话一问出来,自己忽然想到了什么,顿了顿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是不是孩子?”

他几乎没有这么小心的时候,像是生怕刺痛了她。

言安希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慕迟曜这下子,终于确定了。

他再也忍不住,伸出手去,把她揽入怀里:“没事……没事了,都会过去的,不要再想了。”

言安希靠在他怀里,忽然有了一种归属感。

她闭上眼睛:“慕迟曜……”

忽然她就很想很想,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