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色综合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他也不想想,林东升都可能不知道他这个人,这么肯定他的工作难道不会有问题。

当然,这个时候黄能处于兴奋的情绪当中,一点都没有想到这点。

“那行,等叶秋回来让他打个电话给我,要么帮我转告一声让他周末来我家吃饭,对了,顺便……顺便让他带点菜过来。”

“是,林市长。”

黄能激动地挂断了手机,然后深吸了口气,眼中却是闪过一道亮光,他可没想到叶秋居然跟林东升的关系这么亲密,而且林东升邀请叶秋去他家里面吃饭。

这说明了什么?黄能心中一动,说明了叶秋的人脉和来历远超他能够想象的那么大,而且还跟李东河认识,再看叶秋那么年轻的年纪,他都有点怀疑是不是那个豪门出来历练的少爷了,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不是叶队长,

而是高升了,到时候自己可没机会搭上这条线了。

之前他就决定拼一把了,可是还不肯定,但是现在黄能松了口气,这个电话可以说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过了没多久,叶秋就拉着李超回来了。

看到李超那一脸鼻青脸肿,甚至衣服都被撕破的样子,黄能眼角一跳,接着若无其事地把手机还给叶秋:“叶队长,刚才林市长打电话过来,让您周末去他家里面吃饭。”

不知不觉当中,他连说话都带上了敬词。

爱打扮的治愈系少女图片

叶秋把手机拿过来,看不出什么神色,一笑道:“知道了,现在跟我去见见那些村民,还有李超应该知道怎么做。”

李超都快哭了,不是说好下手轻点嘛,急忙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叶秋让赵玉红留在这边,然后就跟黄能走了出去。

那些李家村的村民正在卫生院门口大骂:“一群光吃饭不干事的败类,跟不法分子勾结陷害我们村子,马上把我们村长放出来!”

黄能正好跟着叶秋出来,闻言皱眉喝道:“堵在卫生院门口像什么话,都快点离开这里!”

“谁啊,凭什么让我们离开?谁知道们这些狗东西是不是想要对我们村长做什么!”

一道声音在人群中响起。

叶秋眉头一皱,在人群当中看了看,不过人太多没发现开口的那个人。

黄能脸一沉说道:“我是青山派出所的所长,李振的事情我保证向大家交代清楚,还有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派出所跟我们商量,别堵在这里了,耽误乡亲们看病就不好了。”

“派出所所长了不起啊,我们现在就要把事情交代清楚。”

“对,大家看那个人,就是渔山村的村长,是他把李村长抓起来的,而且我们去讨说法的时候,这个人还伤了我们好几个人!”

叶秋看到一个青年,皱着眉头说道:“刚才是说话的?”

那个青年左右看了看,不屑道:“是我又怎么样,我可不怕们这些狗东西。”

叶秋也没有管他,低声道:“黄所长,找人把那几个人盯住,要是等会儿乱了起来直接把人抓了。”

黄能看了看,不动声色地点头。

接着有人把伤员推了出去,指着叶秋骂道:“张大们的狗眼看看,看看他把人伤成什么样子了,们怎么不把这个恶棍给抓起来?”

被推出来的那个人身上血迹斑斑,模样凄惨无比。

“对,把这个恶棍抓起来!”

村民们都是怒吼道,场面眼看就要控制不住了。

叶秋皱起眉头,沉声道:“们说这个人是我伤的,证据呢?没有证据张口就来,想要关上十天半月的们尽管说。”

那些村民都没想到叶秋这么强势,愣了一会儿才有人说道:“证据……我们有!”

叶秋冷眼一扫:“那就拿出来,是有录像还是指纹,还是人证物证可以证明我伤了这个人?想清楚要是拿不出证据,等着的是什么。”

那个人张了张嘴巴,接着懊恼道:“我怎么知道有什么证据,明明是指使的狗咬人的!们村那群狗都听的话!”

叶秋笑了笑,摆摆手道:“黄所长,这话相信?”

黄能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那个人,找个借口也找点像样点的,指使一群狗伤人不是做梦呢。

有来看病的一个壮汉骂道:“我就知道们这群老货没什么好事情,堵着门口不让我们进去,他妈的现在还说别人指使狗伤人的,当谁白痴呢?快点让开,我姐要去看病!”

那个人脸色涨红,可是不知道怎么反驳,事情是真的,但是说出去都没人相信,弄得他好像自己是一个白痴。

叶秋看到那个壮汉笑道:“兄弟,叫什么名字?”

壮汉说道:“我叫陈富贵。”

叶秋看了看靠在他身边的女人,眉头一皱说道:“姐姐身体有什么问题?”

壮汉一愣,然后说道:“就是有点胸口发闷,我带她来看看。还是让我快点进去吧。”

叶秋对这个壮汉很有好感,而且看他姐姐的面色不太对劲,眉目间有着郁气凝结,很像是风水上说的一种邪煞,恐怕不是普通的病,上前握着她的手说道:“多久了?”

陈富贵一怔,接着不信道:“不会想跟我说是医生吧?”

叶秋直接道:“不是。”

这丫的有时候就是这么嘴欠,这个时候说句自己是不就完了。

陈富贵眉头一掀,就要发怒的时候,叶秋又低声来了一句:“姐三个月前是不是流产了?”

陈富贵张大了嘴巴,愕然道:“怎么知道?这事情我都没跟谁说过啊。”

陈富贵的姐姐也听到了,脸色发白,她是未婚先孕,在城里面这种事情多见的很,可是在乡下这种地方传出来她的人生就毁掉了。

叶秋知道她担心什么:“放心,我不会把这事情说出去,不过这病恐怕一般的医生看不好。”

陈富贵急忙说道:“那能看?”

叶秋点头,转头看向那个女人,皱起眉头说道:“有时候太过于抓住过去的事情可不是好事情,该放下就该放下,让孩子走的安稳一点,对和孩子都是一个解脱。”陈富贵姐姐脸色发白,惊恐地看着叶秋:“,为什么会懂这些?”